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尘埃里」

作者: 时间:2020-05-29G蕙生活832人已围观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尘埃里」

文/欧阳靖

绘/BIANCO TSAI

我从来都没喜欢过东京,更别说要在这里生活;但我很相信命运的河流总能引领每个人到他的归属之地,即使这个地方人情冷漠、髒乱不堪。有跨国生活经验的人很多,除了自己对那片异地的主观认同感、追求更舒适的居住品质,也有人是如传教士般为了传递自己的信仰、帮助贫弱或是更强烈的精神动机——爱情,但这并不惬意。

这些年间我跟男友经常吵架,初始原因仅是单纯的生活习惯磨合不来,但让状况愈发严重的癥结点在于我的孤独感与他的不体贴。「跨国恋」并不如许多人想像中的浪漫或许可能要看你是跟哪国人相恋吧?至少跟日本人相处很难浪漫得起来,日文写做「亭主関白」的大男人主义根深柢固地存在于这个民族的DNA之中,若要跟日本男性交往共处就得有很大的觉悟与牺牲。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尘埃里」


▲谈跨国恋并非都很浪漫,日本人的大男人主义根深蒂固在DNA里。(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akutaso)


「人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觉得我们根本是水泥做的」嫁给日本老公的台湾朋友如此说。即使已经结婚许多年、小孩也长大了,先生对妻子的态度依然离「体贴」两个字的最低标準很遥远。不爱做家务杂事、不关心家人的心理状态、对妻子刻意严苛这些都是日本男性的常态,几乎找不到奇蹟般的例外。

台湾女生当公主当惯了,而华人男性确实都把自己的最爱当女王般侍奉,尤其是在外人面前更要表现出对另一半毕恭毕敬的态度;但对日本男性来说,一旦妳成为他的「内人」,妳就是这家族的共同体,要为了世家的存亡与名誉把自己的意识缩到最小。这或多或少跟武士道传统有些关联?日本家庭教育「重男轻女」,但他们之所以重男轻女是因为儿子将来要上战场、守护家族,女儿则是嫁出去进别人家的祖坟。

传统日本父母对儿子的培养与教育会特别重视严苛,女儿反而可在不优渥但轻鬆自在的环境下成长。反观华人家庭的「重男轻女」简直是把儿子当成「公主」来养,因此造就了很多「妈宝」、「逆子」般的男性,女生倒是坚强有担当。华人男性太软弱、日本男性太高傲,我相信这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交往对象,所以无论任何人都得学习与另一半磨合沟通,而语言与文化的隔阂则会让这个过程显得非常辛苦。

我讨厌东京,我讨厌这个城市!

我们的争吵一开始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例如洗衣服习惯不同(日本人不在晚上洗衣服,我晚上洗衣服就被骂了)、餐桌礼仪不同(用吸管喝饮料时不能吸到底而发出声响)虽都是些可以互相谅解改进的小问题,但吵到失去理智时对方便开始不留情面地口出恶言,我觉得极度委屈冤枉,试图想解释这些是在我过去的成长环境中并不知道的礼仪。但就在我用自学的日文尽最大力量说明后,却只换来对方冷冷地一句:「啊?妳在说什幺?喔,妳讲的日文我听不懂」

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虽不带半句髒字,却让我感受到极深沉的屈辱。如果你是因为我日文不好、不懂你们伟大日本的文化而对我生气,那你当初为什幺要跟身为外国人的我交往?我离乡背井来到这里与你生活,为你打理一切、支持你创业的理想,换来的却是你的刻薄与自负

「对,我不会说日文!死日本鬼子!干!」我中气十足地用中文大骂,这句歇斯底里却充满真性情的回应代表着我已经拒绝再沟通。

我愤而转身拿起皮包、嚎泣着冲出家门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夜晚,而男友完全没有要追上来的意思。我想立刻回到台湾,抱着妈妈大哭但我已经买好了的回程机票日期却还有好几天才到;虽然有朋友家可以落脚,但我不想因这幼稚的争吵而麻烦任何人当下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幺办,只是无意识地刷了交通卡走进JR板桥车站,搭着人挤人的埼京线电车一路来到新宿。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尘埃里」


▲就连跑出家门,男友都没有追出来放任自己离开。(图/大块文化提供,请勿随意翻拍,以免侵权。)

或许是我心神不宁?也或许是哭花了眼妆而造成视线一片模糊?更可能是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我失魂落魄而莽撞地漫步在新宿车站的地下一楼大厅内,数度与来往的人群相撞,没有任何人留意到我几近崩溃的情绪此时,一名赶着搭电车的上班族朝我迎面奔来,就在我意识到之际已经来不及闪躲,被他狠狠地撞倒在地!

力道之大甚至让我侧身飞了出去!我趴在地上痛得哀哀叫,那个家伙却头也不回地跑上月台扬长而去大约有长达一分半钟左右我根本无法站立,身边熙来攘往的人群却完全忽视我,通通从我身边绕道而过,彷彿我是车站内的一个隐形障碍物;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扶起我、或是问一句:「妳怎幺了?」好似这花费数秒钟的善举将会为自己带来极大麻烦一般受伤的我,就这幺被忽视了。

「我讨厌东京,我讨厌这个城市!」我默默唸着,擦乾泪水站起身,为这个无情的城市留下任何一滴眼泪都不值得。

当时的我脑中空白而平静,就像是看透了一切。理智告诉我这些路人不关心我是有理由的,他们应该是因为担忧阻碍到车站中赶路的人群,所以尽可能不停滞下来;这的确是东京人的思考逻辑,为了顾全大局、为了多数人的利益而着想,而这样「识大体」的结果,就是使得这个城市极度冷漠,每个人都是为了公司、社会、国家而运转的机器,完全失去了人性。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尘埃里」


▲欧阳靖表示若要和日本男性交往,要有很大的觉悟与牺牲。(图/摄影RK提供,请勿随意翻拍,以免侵权。/Instagram @rkrkrk)

想透了这可悲的一点后,我精神奕奕地走出车站来到歌舞伎町这里是我第一次来东京时的原因,是个曾让我震撼、甚至有些喜欢上这个城市的地方,我想在历经了种种波折之后,以如此负面的情绪再度好好感受它带给我的震荡。

*本文摘录自《欧阳靖・裏东京生存记》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尘埃里」

绘者: BIANCO TSAI

相关文章